阿科

会骑自行车的猫,我是爸爸。

自行车日记-英雄主义最后的挽歌


二月某日,阳光射进我的脑子,在那里留下一座山峰,于是我的生活有了希望,我要离开这个城市一段时间,去祖国的边疆流浪。 


选择了茶马古道,开始一段我生命中注定的童话。
森林、雪山、马匹、彩云,感谢安徒生,感谢格林兄弟,感谢埃尔热,感谢父亲为我儿时埋下的一切美好,所以我是丁丁,是精灵,是狗熊,是幸运儿。


拉萨布满寺院,我沉没在金色的寺院中,寺院沉没在深蓝的尽头,在这儿,哪都是天空。


遇见了一个小喇嘛,他跳进我手里。 
“你从哪来?”他问,“要往哪去?”
我说,“迷路了。”


我是个糟糕的城里孩子,从小就有着许多不切实际的幻想,可有时现实比幻想来的更不切实际。 


六月,直贡梯,天葬,突然我想,“跑了那么远只是为了看清自己。”


七月,决定要穿过故事中的香巴拉,去新疆吃八月的西瓜。


买一张三元门票去往西方净土,不过必须再为守门天使说一个故事。
我讲完所有自己记得的故事,他却无动于衷,“我没见到你的心。” 
于是,我从沙黄的泥土里再次复活。


过了界山达坂,就算是新疆了,夜晚梦见自己再次迷路,山谷中遇见白色风马,它们说,“鹰靠自己的翅膀飞出深渊。”


过完最后一座山,我将亲手埋葬自己的青春,面朝太阳坠落的方向,我为永恒敬礼。 


回到城里,已经是当年的初冬,半夜醒来依旧茫然失措。 


在钢筋水泥的屋顶上堆一个玛尼,挂片幡,搞一个似是而非的牛头。
抬头,虽然只有灰色的天,但仍旧能感觉到那儿有人正看着我。
“会用心去讲述故事。 ”我发誓。


04年的作品,现在重新拿出来,不为别的,只为了给自己从头再来加把力(关于“从头再来”具体的情况请看之前的日志http://cyclediary.lofter.com/post/43369c_7279c9e),把我最好的记忆做成产品,《自行车日记》记事本现已上线销售,详情请点击链接。

http://fanwuzhi.taobao.com/p/rd241768.htm


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,请帮我推荐。

敬礼!

评论(4)

热度(1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