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科

会骑自行车的猫,我是爸爸。

Aśpāluda(选自《野猫调查报告》)


 

我翻了一下手中庄配齐给我的册子,还有他的相片,他的样子让我想到早年大学里的室友,前些年同学聚会时听说室友放弃了高工资跑去西藏玩了,但也有人说他是因为工作失败而离开的,然后我就再也没有听到过关于他的消息,总之他们两个长得很像,唯一不同的是两个人的眼神。

 

    “Aśpāluda是北印度旁遮普语消失的意思,但是并不是指物质上的消失,而是指他人无法感受到你精神的存在,我现在要推广的这个瑜伽正是帮助人们达到Aśpāluda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让人在精神上消失?”

    “给你举个例子,一旦你进入Aśpāluda,在公司,同事虽然认识你,但不会熟悉你,他们不会接近你,或者刻意远离你,不会在背后谈论你,不会有人找你借钱,或者麻烦你做些什么,更不会和别人发生冲突,领导知道你每天在上班,但是仅此而已,他们不会来点评你的工作,遇到什么难办紧急的事情都不会找到你,但是工资照常给你,福利待遇也不少,因为你人还是存在的,但只限于感官中,而不会转为精神实体。”

    “同样在家里也是这样,老婆不会对你唠叨,孩子不会粘着你,但是他们也不会忽视你的存在,饭还是每天给你做,洗澡水也为你准备好……”

“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,”我说,“但这样会不会让人投机取巧啊!”

“所以这个瑜伽在修炼的时候还有心法上的要求,修炼者必须是品德高尚的人,不会吃饭逃单,上班偷懒,在家逃避责任,其次个人要尽可能降低欲望,这样就能减少与他人的接触,这个方面和很多宗教是一致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能理解的不对,这听着就是在教导人要守本分,要老老实实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做本分人并不意味你不惹麻烦,老实人也会得罪人,好人和好人之间也会产生误会,你知道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因为两个独立的精神体无法达到真正的沟通,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,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是孤单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发现没有一个能够真正了解你的,人越多反差越大,寻求世俗上的沟通是一个方面,寻求精神上的沟通是另一回事情,在利益驱使下人们能够协同合作,可这和精神上的沟通无关,并且两者成反比,你越是在世俗上获取与人的沟通,你的精神便越发孤独,因为你心里清楚那些都只是一时的,无法依靠的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。



    “人和人之间是无法真正互相了解的,Aśpāluda会让你放弃和别人沟通的念头,同时也切断他人和你沟通的条件,但是当你放弃和世界沟通的时候,你和世界其实已经浑然一体了。”

    我再次点点头,“这真是利国利民的好事,你说你是去印度学习瑜伽的?”

“我没有特地跑去那边学瑜伽,当时是去旅游……先在新德里呆了一段日子,天气很闷热,让我不想动,我躲在旅馆的床上,天天看着电视机里没完没了的宝莱坞歌舞片,整整看了三周,之后我买了火车票去孟买,但是在印多尔临时决定改道去了尼扎马巴德,然后沿铁路北上到巴尔贡达,文伯莱。”



    “那有个大湖,名字我叫不清楚,是个很奇怪的词,当地人解释那个词的意思是‘故乡’,我特别喜欢那个湖,于是在湖边村子里找地方住下,当晚我跑去湖边,遇见很多村民正在湖里洗澡,在印度这样的场景随处可见,他们招呼我下去洗澡,我一时兴起脱光了跳进湖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把头埋进水里的时候,发现湖底竟然像白天一样光明,很多人静静地躺在湖底,他们蜷缩着身子,好像子宫里的胎儿,这时有个老人游到我身边,轻轻拍打我,示意让我也闭上眼睛蜷起身子,我照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没有了,全身一片温暖,那温暖是从身体里涌起来的,和水流的波动保持一致,我发现自己在流泪,但那不能算是流,因为泪水在冲出眼眶的瞬间就给湖水带走了,我又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在水里自由呼吸,一开始这让我十分害怕,我错觉自己可能已经死了,但是担忧瞬间就消散了,然后是安全感紧紧地裹着我,把我推入梦境。”

    “在梦里有一座巨大的城市,城市没有细节,所有的都是一些剪影,但是不时会出现一些有颜色和细节的东西,一个会走动的红白相间的大烟囱,一辆黄色的腾空而起的电车,一只黑猫,一个白色的美术馆,一座雪山,一个养着鲸鱼的地铁站,一座灯光微弱的灯塔,还有一个倒数计时的大钟,很大的大钟。”

“我看着钟上的时间慢慢流转。”

“十个月后,我出生了。”




注:文字选自本人2013年出版图文小说《野猫调查报告》,书中的文字、绘画、排版、封面设计均由本人设计与创作,有兴趣购买此书的朋友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,很多读者都表示没有看懂此书——阅读有风险,购书需谨慎。

评论(11)

热度(69)

  1. 有菀阿科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