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科

会骑自行车的猫,我是爸爸。

记生活中无意义的两件事

微信公众号扔在一边已经有四五个月没搭理了,粉丝一会儿掉,一会儿涨,数字始终在五百多人上下绵延起伏。
想写些东西,但实在不知道要刊载哪些内容才好,作品基本都发豆瓣和lofter了,所以微信公众号就不发了,商品广告自然更是发不得。
朋友说写些自己的生活,比如年轻时那些五湖四海发生的故事,我说也是不妥,一来这些年,我每天五十遍主祷文,二十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,花了大把大把力气才把自己的心魔压下去,一旦谈起那飞沙走石,撒豆成兵的日子,怕是又起虚妄心,这十多年练就的高逼格低调的功夫就算白费了,二来谈论昨天是老人的事儿,我是个不见昨日,只见未来的角色,更何况那些横渡英吉利海峡,孤身穿越漠北,西伯利亚空手战退群狼的故事也不是一般人能消遣的,知道的听得欢喜,不知道倒以为我胡说八道。
朋友说写些现在的事儿,现在的事儿拉拉杂杂倒是能写两斤半的信纸,但多是些不甜不酸没头没尾的片段。
前些日子太太说起买房的事,说嫁我这么多年,房子也没有一套,这个家一直是租的总归不算是家啊,我说也罢,上网check了家里的银行账户,别说这些年的积累倒是能在金山首付一套二居室,虽然离市区有些远,但是离杭州湾倒是挺近,倘若假日得闲,荡着小舟沿江而上指不定能入得西湖。
我和太太形容了一下荡舟的景象,讲了一些秦淮河上的色情传说,太太听得咯咯乱笑,说那就买吧,我说不急,和老妈打个招呼,我是家中老大,自然要考虑以后爸妈养老的问题,他们不喜欢,买了反生事端,老妈一辈子生活在静安区,内环以外全当是外地(这个概念相当在北京认为出了二环就是河北了),当年我住浦东张江,妈过来曾说,“你们这的菜场比起上海有点贵!”
果然不出所料,老妈一听闻要住去金山,便悠悠说道,“其实以后住养老院也不错。”我就差在电话这头立刻跪下,双手扶地大喊,“儿知错了!”实际情况是我挖着鼻孔说,“那就不买了。”老妈说,“我不反对,要是真好就买,我是就事论事,外国人老了都住养老院,挺好的。”我说,“这是中国,我是真心不想买了。”老妈说,“那就不买吧,但是养老院和买房没关系。”我说,“晓得晓得。”
挂完电话,一旁的太太说道,“我的西湖呢,我的秦淮河呢。”我说,“秦淮河离杭州湾有些远。”
另一个是关于女儿的段子。
某个阴天下午,我窝在绒布沙发里对女儿说,我们玩猜谜语吧!女儿说,“狮子!”我吃一惊,谜面未出就晓得答案,厉害啊,于是说再来一题,“老虎!”女儿立刻说,哎呀呀呀!又是一惊,莫非有神通,早年我曾习得千里传音的本领,后来因为雾霾严重,PM2.5阻碍信号使得传音不畅,总是听见“您拨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内。”最后索性买了手机,莫非女儿遗传了我的本事,但是她这个应该算是读心术吧,想罢再来一题。“斑马!”又中。
计上心头,我亲切地和女儿细语道,“说六个数字给爸爸。”“一百。”“一百不行,要比三十三小。”女儿嗯了半天开口道,“一。”我拿笔在画纸上记下“一”,再说一个。“二,”女儿说,我犹豫了一下,写下“二”,再说一个,“三……”“Stop!”我说,五百万是没希望了,你妈的秦淮河也没有了。
太太卖菜回家,我把刚才女儿神通乍现的事儿给她说了,她说你自己去翻翻她的英文书,找来翻开,第一页,“Lion!”第二页,“Tiger!”第三页,“Zebra!”
睡前,和女儿道晚安,顺口说道,“爸爸老了你可要养我啊,”言语间竟然眼眶湿润了。
ps:想微信看我唠叨,加我公众号呗:akeworks

评论(8)

热度(27)